山长水阔,片纸相思写给谁

文丨东篱夕颜

2008年夏天,你打电话给我,要还给我800元钱,我说不要了,你说怎么能不要呢?过一段时间给我送过来,我赶紧说真的不要了,我心里诚惶诚恐,话也说得万分真诚,怕触及到你敏感的内心。

2009年,我在这个城市安顿下来,曾经的飘泊和凄惶慢慢被平淡取代,曾经我与你一样没有安全感,惧怕别人怀疑或审视的目光,你用桀骜不驯对抗,而我是沉默和隐忍,扫去浮于表面的伪装,其实都是殊途同归。

1.

职校门口的那排槐树已粗壮如腰,每个周末,我会带儿子从那里走过,这么多年,我依旧混在这一带,方圆十里是我在这个城市的活动半径,你知道,我是个念旧的人,同一个手机号,也用了十五年,你的号码,一直存着,下面的标注千年不变一一洛霜,洛霜新号,洛霜最新号,洛霜最终新号……尽管,这些号,没有一个能再打通。

“快点,你快点!"每次路过职校,看着陌生的年轻的学生们,便想起当年在食堂你一手举着饭,一手举着钱,在拥挤的人群中喊我的名字,然后很自然替我付上菜钱,然后如释重负般松口气,说着天气或其他话题,仿佛为我花钱天经地义一般。

彼时你穿浅蓝的牛仔套装,瘦弱的手青筋突起,像放大的鸡爪,你的脸瘦而清秀,皮肤里有很多细细的红血丝,总让我想起老家的邻居,她有一张类似的脸,可惜在一场爆炸中灰飞烟灭了。

每次饭后,你会挽着我的胳膊,在职校门口街上散步,www.778772.com,我与你,是形和影的关系,那时候槐树还瘦小,连阳光都遮不往,你的胳膊上全是骨头,胳着我,那触感粗糙,清晰。

2.

打扫卫生的阿姨看着在水房洗衣服的我,目光尽是不解,“你二十八岁不结婚,你妈不着急吗?"

我顿了一下,甩甩手上的泡泡,像甩掉什么不快。

标签 小雅 男朋友 职校 同寝 小蕊